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簾劉妗)林簾湛廉時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林簾劉妗完整版閱讀

(林簾劉妗)林簾湛廉時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林簾劉妗完整版閱讀 第1897章 真的沒有辦法了 試讀

2022-10-18 08:02 作者:酒卿悠?
  • 林簾湛廉時 林簾湛廉時

    歷史小說《林簾湛廉時》,男女主角分別是林簾劉妗,作者「酒卿悠?」創作的一部優秀男頻作品,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但他素來不告訴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愛問。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湛廉時是臨城乃至全國都有名的大老闆,他的公司盛世集團是全國有名的投資公司,他在臨城跺跺腳,全國都會抖一抖...

    點擊閱讀《林簾湛廉時》全文

章節介紹

《林簾湛廉時》男女主角林簾劉妗,是小說寫手酒卿悠?所寫。精彩內容:「多器官衰竭,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光是做手術已經沒有辦法。」病房外,方銘對圍着他的眾人說。這幾天,醫院來了不少醫生,全是權威的。但沒有用。湛廉時這一受傷便好似一毒入體,摧毀了他所有的免疫系統。器官衰竭,身體機能以極快的速度減退。沒有辦法…

在線試讀

第1897章 真的沒有辦法了

「多器官衰竭,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光是做手術已經沒有辦法。」病房外,方銘對圍着他的眾人說。
這幾天,醫院來了不少醫生,全是權威的。
但沒有用。
湛廉時這一受傷便好似一毒入體,摧毀了他所有的免疫系統。
器官衰竭,身體機能以極快的速度減退。
沒有辦法了。
之前說一個月,現在看來,一個月怕都沒有。
侯淑德手顫抖,頭低了下去。
旁邊侯淑愉緊抓着她的手,看似扶着她,其實是依靠着她的力量支撐着自己。
這三天對於她們來說是暗無天日的三天。
廉時的身體不斷的傳來壞消息,一壞再壞,讓她們都沒有辦法去接受了。
到現在,她們已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柳鈺清,湛文舒是懂醫的,湛廉時現在的身體情況她們再清楚不過。
方銘沒有說錯。
而柳鈺敏站在那,一字未言。
都說沒有辦法了,那便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她看向病房,大家都出了來,只有柳堯在裏面。
他在想辦法讓湛廉時去惡魔島。
那裡的醫療系統對於現在的湛廉時來說也許是一個生機。
哪怕是萬分之一,也要試試。
但現在的情況是,廉時的身體無法去到國外。
有很大的可能他還沒去到國外便死在途中。
這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不敢冒險。
他需要跟廉時溝通,讓他無論如何都撐過去。
嗒嗒嗒……
沉穩有力的腳步聲傳來,打破這裡的沉靜,凝重。
大家視線看過去。
付乘從拐角走出,他一身西裝,沉穩幹練的和以往一致。
這幾天他天天來,每次來他都是單獨和湛廉時在病房裡說話,沒有人知道他和廉時說了明白。
也沒有人知道廉時吩咐了他什麼。
對於付乘,大家都有一種不言而喻的默認。
他是廉時最信任的人。
柳堯從病房裡出來,眉心皺的很。
這幾天他都是如此,一直以來的自信在這幾天中全然不見。
面對湛廉時,他也是沒有任何辦法。
向來都是他治人,現在也有人治他了。
看見他出來,大家視線一致落在柳堯面上。
可一看他面色,大家便知道答案。
廉時不會去惡魔島。
他要留在這裡。
付乘看見柳堯,對他點了下頭,便進了病房。
很快的,房門在大家眼前合上。
這一刻,這裡再次寂靜。
病房裡,湛廉時靠坐在床頭,床頭放着一本書,一個水杯。
他閑來無事,便會看書。
這是如今他最常做的一件事。
隨着柳堯離開,他拿過書繼續看。
外面夜色重重,病房裡始終亮着一盞暖燈,倒也不至於清清冷冷。
付乘進來,他抬眸。
付乘來到床前,身子站定,他凝着這面上瞧不出一絲病態的人「太太和小姐已經到機場,不出意外,一個小時後她們便會上飛機。」
如往常一般彙報,看不出一絲異樣。
「嗯。」
湛廉時收回視線,看外面夜色。
夜色如常,和往日沒什麼不同。
付乘繼續說「按照您的吩咐,我們的人會一直在暗中保護太太和小姐。」
「手續辦好沒有?」
「辦好了,明天就會安排您出院。」
「嗯。」
病房靜默,付乘站在那,不再說。
他看着這側眸凝着窗外的人,人生病必會顯露,但眼前的人沒有。
半分都沒有。
如不是清楚的知道他的身體情況,尋常人看他,如常人無異。
機場,候機廳。
「媽咪,我們拍一張照片吧!」
湛可可和林簾坐在椅子里,小丫頭從自己的小書包里拿出一個小型相機,開心的對林簾晃。
小丫頭喜歡拍照,林簾是知道的,彎唇「好。」
把小丫頭抱進懷裡,林簾臉貼着湛可可的小臉,溫柔看着鏡頭。
湛可可拿着相機,對着她和林簾,小手按下快門鍵。
「咔嚓!」
清脆的一聲,一張照片出來。
湛可可立刻取下照片,看裏面的人,特別滿意。
「嘖!」
「拍的真好!」
自我誇獎,自信極了。
說完,從小書包里掏出筆,在照片後面寫上日期,地點,還有自己有感而發的一句話。
做好這些,她還不停,從小書包里掏出一個手機,這手機是在米蘭的時候湛廉時給湛可可的,主要用於發送消息,視頻,通話,拍照,除此之外,便沒別的功能了。
這是湛廉時在湛可可的生日里,給她的生日禮物。
林簾也是知道的。
小丫頭特別喜歡這個生日禮物,寶貝的不得了,都很少拿出來。
林簾見她拿出來,也不知道做什麼,就一會兒在手機上搗鼓,一會兒在相機上搗鼓,自個忙的很。
她沒問,也沒仔細看小丫頭搗鼓什麼,看四周。
十點多,機場人依舊不少。
不時有人拿着吃的從旁邊走過。
林簾問「可可,餓不餓?要不要吃點什麼東西?」
湛可可在發消息,不知道在給誰發,小手在手機上按的飛快,聽見林簾的話也是頭也沒抬一下。
「不餓,可可很飽!」
她搖頭,對自己手上的事特別聚精會神。
林簾看她這認真專註的小模樣,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不再說。
「哈哈,好啦!」
小丫頭突然開心的笑起來,舉起手機,特別的得意有成就感。
林簾看她這麼開心,忍不住問「什麼好了?」
小丫頭眼珠子突然一轉,歪頭「秘密!」
林簾笑了「那好,媽咪就不問了。」
這時,前方響起空乘的聲音,要排隊登機了。
林簾把湛可可放下來,牽過她的小手「要登機了,我們走吧。」
「嗯!」
小丫頭立刻把自己的小書包收拾好背身上,和林簾去排隊。
而此時,醫院病房。
湛廉時手機叮的一聲,一條消息進來。
,content_num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