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厲王的替嫁王妃(朝陽蕭君澤)_朝陽蕭君澤熱門小說

厲王的替嫁王妃(朝陽蕭君澤)_朝陽蕭君澤熱門小說 第1226章 洛棲蕭延津2 試讀

2022-10-18 08:07 作者:沈朝陽蕭君澤
  • 厲王的替嫁王妃 厲王的替嫁王妃

    書名叫做《厲王的替嫁王妃》的小說,是作者「沈朝陽蕭君澤」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都市,主人公朝陽蕭君澤,內容詳情為:因身份低微,她被迫替嫁廢太子。那人心中只有白月光,厭惡她欺辱她,卻不肯放過她。她委曲求全,與對方達成協議,助他權謀稱帝,助他穩固朝政外邦,以此換取自由身。可誰知,他一朝登基稱帝,卻再也不肯放過她。「你說過,得到這天下就會放過我。」「朝兒……你和天下朕都要。」可如若這江山和美人只能擇其一,他又會如何抉...

    點擊閱讀《厲王的替嫁王妃》全文

章節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厲王的替嫁王妃》講述的朝陽蕭君澤決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長孫洛棲並不知道這段時間哥哥到底在朝中做了什麼,又在奉天做了什麼,只知道哥哥很強大,很多人都害怕他,包括父親在內,都十分忌憚他。這些時日,父親的身子骨越來越弱,長孫家幾乎…

在線試讀

第1226章 洛棲蕭延津2

長孫洛棲並不知道這段時間哥哥到底在朝中做了什麼,又在奉天做了什麼,只知道哥哥很強大,很多人都害怕他,包括父親在內,都十分忌憚他。
這些時日,父親的身子骨越來越弱,長孫家幾乎是哥哥掌家了。
「他是木家木景炎,你的箭射中了他看上的鹿,他自己誇下海口說要任憑你處置。」蕭延津打破了尷尬,淡淡開口。
長孫洛棲笑了一下,看着木景炎。「你能答應我什麼呢?」
木景炎撓了撓頭。「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沈清洲瞅了木景炎一眼,憨憨……
「我……殺你剮你做什麼?」長孫洛棲被幾人逗笑,在長孫家憋得時間太久了,很久沒有見過這麼有趣的人了。
長孫洛棲對三人的印象很好,尤其是蕭延津,他的箭術真的太絕了。
「不如,我隨便提條件,你替他可好?」長孫洛棲看着蕭延津。
蕭延津愣了一下,蹙眉點頭。
「你教我騎射,如何?」長孫洛棲抬了抬下巴。
她本就好看,一身勁裝英姿颯爽,逆着光,很好看。
蕭延津愣了一下,點了點頭。
「洛棲!」
那邊,太子才姍姍來遲,顯然他並不擅長騎射。
「太子殿下。」見太子趕來,蕭延津木景炎沈清洲齊齊恭敬作揖。
太子把三人當空氣,翻身下馬擔憂的看着長孫洛棲。「洛棲你沒事吧?」
洛棲搖頭。「謝太子哥哥關係,我沒事。」
太子鬆了口氣,生怕洛棲出點什麼事兒。
他可擔待不起。
「母后要見我們,走吧?」
太子帶走長孫洛棲,臨走的時候,長孫洛棲回頭看了蕭延津一眼。
總感覺眼熟,在哪裡見過呢?
想不起來了。
這段時間,長孫洛棲一直覺得自己忘記了很多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人。
很多人很多事恍如隔世。
而蕭延津,給她的感覺也很熟悉。
……
「她是長孫雲驍的妹妹。」沈清洲站在蕭延津身側,深意的說了一句。
「嗯。」蕭延津點頭。
「或許……可以從她身上下手,若是能得到長孫家的支持,那奉天……」沈清洲是聰明的,知道如何能扶持晉王登基。
在沈清洲看來,太子雖然不壞,但絕對平庸,不可能帶領奉天走到太高的位置。
他們若想為奉天出一份力,太子的資質顯然是不夠的。
唯有蕭延津……
奉天的未來,在蕭延津手裡,而不是太子。
「不必,她只是一個女人,不需要把她牽扯進來。」蕭延津蹙眉,他並不想將長孫洛棲這個無辜的女人牽扯進皇族的爭端,尤其是奪嫡這種牽一髮動全身,很有可能萬劫不復的深淵裏。
「你不動,可不代表別人不會動,長孫家不傻,想要將長孫洛棲嫁給太子,做太子妃。有長孫雲驍和皇后在,未來的皇后,只能是長孫家的人,而長孫洛棲,就是天生的鳳命。明明可以不費一兵一卒,不用動武力就能解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逼宮那一步?到那時候……就算你走上皇位,也落人口舌,被人詬病。」
沈清洲提醒蕭延津,該用手段的時候就要用。
身為皇子,想要那個位置,就要不擇手段。
蕭延津沉默了很久,什麼都沒說。
……
獵場,盛會。
篝火晚會對於春獵來說也是重要的環節,大家載歌載舞,比賽投壺,好不熱鬧。
「太子哥哥,你會投壺嗎?」幾個皇子和大臣之子在投壺,洛棲問了一句。
太子走了過去,硬着頭皮拿起幾隻箭往遠處的瓶子里扔,但未進。
「太子殿下,比試一下,陛下說了,投壺贏了的,可得陛下去年獵場用的馬鞍。」誰都知道那馬鞍是好東西,皇帝的東西,就算是不好,得了也是榮譽。
周邊的人在起鬨,有人站出來主動應戰。「我來試試。」
一場比賽下來,太子輸了。
太子臉色很不好看的站在一旁。
「我也來試試。」長孫洛棲興奮地拿起幾隻羽箭扔了過去。
對方是戶部侍郎家的小兒子,是個投壺高手,戶部侍郎就指望小兒子在投壺這環節給自己家討點彩頭了。
長孫洛棲果然輸了,有些遺憾的看着投壺的銅瓶。
「想要贏,還是想要馬鞍?」身後一個清冷的聲音問了一句。
長孫洛棲抬頭,剛好看到蕭延津淡漠彷彿沒什麼感情波動的臉。
「想要馬鞍。」長孫洛棲仰着頭笑。
蕭延津垂眸,兩人的身高差……剛好可以互相看清彼此的臉,一個仰着頭,一個低頭垂眸。
心跳彷彿漏了一拍,蕭延津接過長孫洛棲手裡的箭,聲音依舊涼薄。「我來。」
不出所料,蕭延津贏了。
他百發百中,正中耳朵。
「贏了!」長孫洛棲興奮的跳了起來,掛在了蕭延津脖子上。
「……」空氣有些凝結。
長孫洛棲自己也嚇壞了,她平日里高興了會這麼掛在哥哥脖子上,方才太興奮和投入了,居然……把蕭延津當哥哥長孫雲驍了。
蕭延津顯然也愣了,拿着箭的手指僵硬的厲害。
這個女人……算是主動招惹他嗎?
……
身後不遠處,太子被駁了面子本就怒意很重,見蕭延津與長孫洛棲親昵的舉動瞬間火氣更重了。
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在乎的東西,要被人搶走了,有種危機感。
「太子殿下……那晉王母妃雖然出身卑微,也不受寵,可若是他有心與您爭……洛棲小姐便是關鍵。」身邊的太監小聲提點了一句。
可千萬莫要讓蕭延津將長孫洛棲搶了去。
太子一聽這話,臉色更黑了。
蕭延津,想要和他爭?他也配?
一個賤婢出身的賤種而已。
……
篝火晚宴,蕭延津拔得彩頭,將陛下送的馬鞍送給了長孫洛棲。
長孫洛棲很開心,少女的情竇初開往往都是如此,他很出眾,送她的禮物……她很喜歡。
一旁,木景炎吃的正歡,根本察覺不到危機。
但沈清洲卻眯了眯眼睛。
蕭延津今晚風頭太盛,必然招惹太子的不滿。
明日春獵,萬萬不可再強出風頭。
「你是晉王。」長孫洛棲想要表達感謝,可蕭延津已經走了,依舊淡漠。
他對長孫洛棲……既想利用,又不太想利用,顯然還在矛盾中掙扎。
「你叫蕭延津?」長孫洛棲跟了過去。「不要忘了你答應我的,你還要教我騎射。」
蕭延津蹙了蹙眉,看着眼眸中沒有絲毫算計的長孫洛棲,她與她哥哥不同。
或許……她不該卷進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