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伴妻如伴虎》小說孟嵐琥泰藹鑫完結版閱讀

《伴妻如伴虎》小說孟嵐琥泰藹鑫完結版閱讀 第828章 是我自己 試讀

2022-10-18 09:54 作者:自帶小板凳
  • 伴妻如伴虎 伴妻如伴虎

    小說《伴妻如伴虎》,現已完本,主角是孟嵐琥泰藹鑫,由作者「自帶小板凳」書寫完成,文章簡述:網上尋找相親的對象。趙文新的事情過去之後,童顏直接就註銷了站上的賬戶,找了一家正規的婚姻介紹所報名,然後開始相親尋找那個能第二天就跟她去民政局領證結婚的人。下班時間到,童顏將自己手上未完成的工作收拾了下,準備下班。今晚她還有個相親,得回去一趟,按外婆說的,至少得換件衣服化個妝。她一周看了八個男人,如...

    點擊閱讀《伴妻如伴虎》全文

章節介紹

小編推薦小說《伴妻如伴虎》,主角孟嵐琥泰藹鑫情緒飽滿,該小說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這本小說吧:厲成洲最終還是過來了,等哄睡了孩子之後,他還是放心不下這邊的情況,所以把孩子交給琴姨,自己開着車子還是朝大宅這邊過來了。到童顏房間的時候童顏正對着電腦擰着眉頭查看公司的資料,厲成洲進來的時候她還以為是王…

在線試讀

第828章 是我自己

厲成洲最終還是過來了,等哄睡了孩子之後,他還是放心不下這邊的情況,所以把孩子交給琴姨,自己開着車子還是朝大宅這邊過來了。
到童顏房間的時候童顏正對着電腦擰着眉頭查看公司的資料,厲成洲進來的時候她還以為是王嫂,一點沒有沒有準備,所以厲成洲一眼就看見了她臉上的紅腫,臉色一下放了下來,大步上前將她從化妝台前拉起來,問道,「臉是怎麼回事?」
童顏這才注意到進來的根本就不是王嫂,而是厲成洲,整個人愣住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沒有回答他的話,問道,「你,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讓你不要過來了嗎?」
厲成洲根本就沒有空回答她的問題,她臉上那一大片的紅腫刺痛他的眼睛,看着童顏追問道,「臉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腫得這麼厲害!」
童顏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臉,忙想要伸手前撩過頭髮來遮掩,不敢回答他,轉過眼睛有些不敢去看他,裝無知的說道,「什麼怎麼回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厲成洲不容她狡辯,板過她的臉讓她直視自己的眼睛,問道,「誰打的?!」
腫得這麼明顯,甚至臉上還依稀可以看見那巴掌印,這根本就是被人打了的結果!
「沒,沒有啦,只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了而已。」童顏乾笑着,她看得出來他臉上的怒氣,她也知道他是在緊張關心自己。
「童顏,你當我是三歲孩子嗎?!這麼明顯的巴掌印我會相信你是自己撞得?!」厲成洲的怒火全都表現在臉上,那樣子看起來非常的恐怖,甚至連童顏都有些被這樣的他給嚇到!
「我,我……」看着他這樣,童顏知道他不是故意在凶自己,也知道他是緊張自己,但是一下就有些莫名的哭了,看着厲成洲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流着。
童顏一哭,厲成洲一下就愣了,原本的怒氣一下就被手足無措給替代,「你,你……」
見他說不出話來,童顏委屈的撲到他的懷裡,伸手拍打這他的肩膀,邊哭還邊說道,「你這麼凶幹什麼,我都說了是我自己撞的,你還這麼凶……」
這樣哭着,眼淚一下掉得更凶了些,甚至是把剛才被江俊傑打了那一巴掌倔強強撐着沒有落下來的眼淚這一會兒也全都落下來了,其實不僅僅是臉上紅腫着帶來的疼痛,更多的是心裏那種心碎時候帶給她的痛苦,因為一個人,所以一直努力的硬撐着,她怕自己崩潰,會讓王嫂和昏睡着的東叔更加崩潰,所以即使是心裏再痛,臉上的上再疼,她都倔強的不願意讓自己落下一滴眼淚,但是現在厲成洲來了,這個可以給她依靠的男人來了,她知道自己再也不用咬牙這樣硬撐着了,即使是在他的面前落淚,她也沒有關係,因為她知道他不會笑話自己,知道她會在她最需要的時候給她一個有力的擁抱,告訴她他就在身邊,一切所有的事情都會好起來,沒有什麼困難可以難道他們,所以他這樣一凶,正好讓她有了一個可以宣洩的出口,眼淚就忍不住的直接落下來了。
她這樣哭着,厲成洲嘴裏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責備的話,也再也不趕去對她多追問一個子,任由着她這樣拍打着自己的肩膀,任由着她的眼淚將自己的衣服給打濕,他只是輕輕的抬起手,輕輕的來回拍扶着她的後背,安慰着她。
陸向皖是徹底的釋放了自己內心裏那種難受的情緒,毫無顧忌,也毫無保留。
厲成洲輕輕的拍着她的背,在她的耳邊低聲道歉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這樣重複着說著。
童顏抽泣着,她心裏委屈,但是剛才厲成洲沒有來之前她只能憋着,不敢讓王嫂看到是一個,她也倔強的不願意讓俊傑看到,更不願意讓周雯琴看了她的笑話,所以就算是憋的辛苦,她咬着牙也不讓自己落下一滴眼淚。
厲成洲心疼,她落淚比看到她臉上的傷還要讓他心疼,如果說她臉上的傷他看見了是氣憤,那麼她的眼淚徹底讓他崩潰和自責,他自責自己身為她的丈夫沒有保護好她,又讓她落淚了。
童顏緊緊的抱着厲成洲,不停的重複着剛才的話,「沒有人打我,真的是我自己撞的,好不好,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厲成洲痛楚的閉上眼睛,點頭在她的耳邊說道,「好,好,我不問了,再也不問了……」
見他終於答應自己,童顏這才慢慢的停住哭泣,從他的懷裡退出來,眼睛看着他,鼻子因為哭過的關係,忍不住的吸着。
厲成洲伸手輕輕的擦她臉上的眼淚,輕輕的用手貼着她那又紅又腫的臉,看着她那哭紅了的眼睛,問道,「還疼嗎?」
童顏嘟着嘴,點點頭,啊樣子委屈的讓人心疼。
看着她這樣,厲成洲心裏有中說不出來的難受,眉頭皺得很緊,手輕輕的在她的臉上摸着,是啊,腫得這麼厲害,怎麼會不疼……
見他這樣皺着眉頭,童顏努力衝著他笑,說道,「其實,其實也沒有那麼疼了,我騙你的。」
厲成洲那裡會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伸手將她擁進懷裡,輕聲在她的耳邊低聲問道,「不讓我過來就是怕我看見?」因為害怕他看到她臉上的傷,所以才會在電話里竭力的讓他不要過來,他當時就應該想到了。
童顏沒有說話,只是抬手緊緊將他回抱着。
厲成洲也沒有再多問,他心裏很清楚是怎麼回事,緊緊將她擁抱住,低聲在她的耳邊說道,「傻瓜。」就算他今天晚上不來,明天早上他也會過來,到時候他還是會看到她的臉。
擔心他會多想,童顏堅持說道,「真的,真的是我自己撞的,沒有人打我。」
有些事情就讓這個巴掌當作結束好了,她不想再追究什麼,一切就以這個來作為結局,就這樣就好……
厲成洲沒有說話,將她抱得更緊一些。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