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喬梁李有為(都市沉浮)_《都市沉浮》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喬梁李有為(都市沉浮)_《都市沉浮》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2516章 機遇 試讀

2022-10-18 11:03 作者:易克1
  • 都市沉浮 都市沉浮

    《都市沉浮》內容精彩,「易克1」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喬梁李有為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都市沉浮》內容概括:普通人做事,聰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隨着老闆突然出事,職場春風得意的喬梁遭遇重挫,隨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布置的圈套……...

    點擊閱讀《都市沉浮》全文

章節介紹

《都市沉浮》內容精彩,「易克1」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喬梁李有為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都市沉浮》內容概括:從吳惠文辦公室出來,徐洪剛忍不住在心裏罵起了衛小北和張天富兩個廢物,昨晚都已經成功將喬梁約出去了,竟然只讓喬梁喝了一杯酒,這要是多讓喬梁喝幾杯,只要達到了…

在線試讀

第2516章 機遇

從吳惠文辦公室出來,徐洪剛忍不住在心裏罵起了衛小北和張天富兩個廢物,昨晚都已經成功將喬梁約出去了,竟然只讓喬梁喝了一杯酒,這要是多讓喬梁喝幾杯,只要達到了醉駕標準,那這事就好辦了,不至於像現在這麼費勁。
事實上,昨晚警局那邊的結果反饋過來後,徐洪剛就已經有些失望,喬梁的檢測結果沒達到醉駕標準,這讓徐洪剛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一開始的計劃已經行不通,想要達到將喬梁開除公職的目的算是失敗了,因為無論按照哪條紀律規定執行,酒駕都達不到開除的標準,所以徐洪剛昨晚就想清楚了,這事只能退而求其次,只要能先將喬梁從紀律部門調走就行。
不過剛剛吳惠文不同意,也完全在徐洪剛的意料之中,只不過吳惠文的態度之堅決,也略微有點出乎徐洪剛的意料,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吳惠文表現出這麼大的魄力。
「吳惠文對喬梁不是一般的器重和維護吶。」徐洪剛走回辦公室的路上,心裏暗暗嘀咕着。
雖然吳惠文的態度略微超出了預計,但徐洪剛也早就想好了後面的計策,回到自己辦公室後,徐洪剛拿出手機就給蘇華新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徐洪剛立刻滿臉堆笑,「師兄,沒打擾您工作吧?」
蘇華新笑呵呵的道,「洪剛,什麼事?」
徐洪剛道,「師兄,是這樣的,我們市裡邊剛發生了一件事,個別領導……」
徐洪剛添油加醋地同蘇華新打着小報告,而在吳惠文辦公室里,剛才留下來的鄭世東則是仍跟吳惠文交談着,鄭世東對於吳惠文維護喬梁的態度一點也不意外,倒是吳惠文表現地這麼強硬着實也讓鄭世東有些驚訝,想到剛剛徐洪剛吃癟的神情,鄭世東心裏莫名有些痛快。
不過這會同吳惠文交談着,鄭世東也仍有些擔心,「吳書記,我擔心徐市長對這事不會善罷甘休,也不知道喬梁到底是怎麼得罪他了,他現在針對喬梁的心思十分強烈。」
「不管他抱着什麼心思,反正咱們依法依規作出處理,經得起任何檢驗。」吳惠文神色冷峻。
「嗯。」鄭世東點了點頭,又道,「其實要不是徐市長盯着這事,我覺得給予喬梁誡勉談話就行了,畢竟他這酒駕是事出有因,情節輕微,也沒造成什麼不良後果,犯不着非得上綱上線。」
吳惠文笑道,「警告處分也不算嚴重,也算是給喬梁一個教訓,以後不管什麼原因都別酒駕,這次幸虧只是酒駕,要是醉駕的話,可就棘手了。」
鄭世東深以為然地點頭,「沒錯,剛剛我過來之前還在跟喬梁說呢,幸虧不是醉駕,不然麻煩就大了。」
吳惠文點點頭,對鄭世東道,「世東同志,待會你回去後,順便讓喬梁過來一趟。」
「好。」鄭世東點頭道。
鄭世東在吳惠文辦公室又呆了幾分鐘,便起身離開,回到委里,喬梁這時候已經出去,鄭世東便給喬梁打電話過去。
「小喬,你在哪呢?」鄭世東接通電話就問道。
「鄭書記,我在醫院呢。」喬梁答道。
「在醫院?」鄭世東愣了一下,「你沒生病吧?」
「我沒生病,過來醫院辦點事而已。」喬梁笑道。
「我還以為你又生病了。」鄭世東跟着笑,「吳書記讓你過去一趟,你呆會沒事就抓緊回來,直接去吳書記那。」
「好,我知道了。」喬梁點頭道。
「還有一件事,關於你這次酒駕的事,決定給你警告處分,這是吳書記拍板的,不過這事就怕還會有波折。」鄭世東說道。
喬梁聽出了鄭世東的話外之音,問道,「鄭書記,是不是有人要拿這事做文章?」
鄭世東點頭道,「剛剛我去吳書記那時,徐市長就已經在那了,他就是為你的事過去的,就因為你酒駕這事,徐市長認為你不再適合在紀律部門工作。」
喬梁一聽,臉色立刻陰沉下來,靠,徐洪剛現在真的是一門心思想要打壓他!
喬梁神色陰鬱,沉默了片刻,道,「鄭書記,謝謝您。」
喬梁知道徐洪剛既然想把他調離紀律部門,而眼下的結果只是給了他一個警告處分,肯定是鄭世東在維護他。
鄭世東聽了笑道,「小喬,你要感謝的是吳書記,是吳書記將徐市長的反對意見給壓下,否則現在就不只是一個警告處分了。」
「嗯,我呆會就去吳書記那。」喬梁說道。
「行,那先這樣,你忙你的。」鄭世東笑道。
兩人結束通話,喬梁拿着手機微微出神,徐洪剛既然一點也不念及過往的情面,那兩人的情分也到此為止了,今後他不會也不應該再有什麼顧慮。
收起手機,喬梁從急診科出來,又前往住院部去看望孫永,雖然孫永始終昏迷不醒,但喬梁每天有空都會習慣性來醫院看一下孫永,他對孫永有愧,覺得孫永要是沒調到市紀律部門來,或許就不會遇到這種事。
而喬梁今天來第一醫院,主要是到急診科查詢昨晚張天富來醫院的就診記錄的,昨晚喬梁雖然對酒駕的事已經有所懷疑,但他昨晚在醫院時卻是一時忘了詢問詳細的就診記錄,因此,喬梁今天又特地跑了一趟醫院。
剛剛在急診問清了情況,得知張天富任何檢查都沒做,只是隨便讓醫生開了點葯就走了,喬梁越發篤定自己的懷疑,他已經大致能確定昨晚酒駕的事就是針對他設的局,至於徐洪剛在裡頭起到什麼作用,喬梁現在雖然沒證據,但他敢肯定徐洪剛跟這事脫不了干係,甚至有可能起到主導作用。
因此,喬梁在探望完孫永後,從住院部出來就給尤程東打電話。
被人打了不還手顯然不是喬梁的風格,此刻,喬梁給尤程東打電話是想要弄清楚昨晚途經那個路段的查酒駕行動是不是臨時安排的,如果是的話,那喬梁就要抓住這一點做出反擊。
電話接通,喬梁徑直道,「尤哥,有件事想要麻煩你。」
尤程東道,「老弟,你跟我見外不是,有啥事你就直接說,保證給你辦得妥妥噹噹的。」
喬梁道,「尤哥,昨晚我途經學府路被查酒駕,我想弄清楚昨晚學府路查酒駕的行動是原本就安排好的還是臨時安排的?」
尤程東驚咦了一聲,「老弟,你昨晚酒駕被查?」
喬梁點頭道,「嗯,昨晚因為突髮狀況,不得已酒後開車,途經學府路的時候,又正好碰到查酒駕,被逮了個正着。」
尤程東道,「老弟,你怎麼沒第一時間通知我,這麼點小事,要擺平還不是一個電話的事。」
喬梁笑道,「尤哥,現在先不說這些,你先幫我查查昨晚查酒駕的行動是不是臨時安排的。」
尤程東點頭道,「好,我這就打電話了解一下情況。」
尤程東是個心思敏捷的人,喬梁這麼說,尤程東察覺到了這裡邊可能有什麼隱情。
喬梁很快說道,「尤哥,那我就等你電話。」
喬梁說完就掛了電話,他這會其實反倒有些慶幸昨晚沒有動用權力擺平自己酒駕的事,而且喬梁隱隱預感,昨晚他如果聽那警員的話直接離開,今天這事恐怕會更加麻煩,一定會有人抓住這點做文章,到時候不僅僅是酒駕,別人還要攻擊他仗着身份地位不把法律法規放在眼裡,而如果他當時給尤程東打電話,恐怕還會把尤程東拉下水。
等尤程東的電話時,喬梁打車返回市大院,車子剛到市大院門口,尤程東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尤哥,問清楚了嗎?」喬梁接起電話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老弟,我問了下面的人,昨晚學府路查酒駕的行動是市中區分局臨時安排的。」尤程東說道。
「還真是臨時安排的……」喬梁的眼睛一下眯了起來,尤程東給他的答覆更加確定了他心裏的推測,特么的,昨晚的飯局從頭到尾就是針對他的一個局,此刻喬梁端的是後怕不已,幸好昨晚只喝了一杯酒。
心裏後怕的同時,喬梁又對張天富和衛小北恨得咬牙切齒,昨晚那個局,兩人都是參與者,而憑兩人的本事,顯然是沒辦法指使得動市中區分局配合他們臨時安排這麼一場查酒駕的行動的,那結果也就印證了他的猜測了,徐洪剛絕對跟這事脫不了干係,甚至像他推測的那般,徐洪剛才是真正起主導作用的那個。
尤程東這時又說道,「老弟,這事是有點蹊蹺,我幫你認真查一查。」
喬梁道,「好,謝謝尤哥了。」
尤程東不悅道,「你謝個啥,咱倆犯得着這麼見外嗎?」
喬梁笑道,「我也就隨口一說,反正謝謝兩字不值錢,尤哥你要是讓我請客吃飯啥的,那肯定是沒有的。」
聽着喬梁開玩笑的話,尤程東心裏反倒舒坦起來,兩人簡短聊了幾句,便掛掉電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