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逆襲人生喬梁(喬梁李有為)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逆襲人生喬梁)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逆襲人生喬梁(喬梁李有為)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逆襲人生喬梁)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第2514章 各有想法 試讀

2022-10-18 11:04 作者:易克1
  • 逆襲人生喬梁 逆襲人生喬梁

    都市小說《逆襲人生喬梁》是作者「易克1」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喬梁李有為兩位主角之間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窗帘拉得很緊,一絲光亮也透不進,中央空調的涼氣發出輕微的絲絲聲,落地燈的光線溫馨而柔和,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喬梁穿着睡衣靠在寬大柔軟的床頭,兩手交叉放在小腹部,像欣賞獵物一樣看着從浴室走出的葉心儀。這個平日冷艷高傲的漂亮少婦,此刻卻低眉順眼,穿着粉色的浴衣,還未完全吹乾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少婦浴...

    點擊閱讀《逆襲人生喬梁》全文

章節介紹

《逆襲人生喬梁》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喬梁李有為,講述了​「你離開醫院了?」喬梁皺眉道,「你不是闌尾炎嗎?」「啊……是啊,我是闌尾炎,不過我這是老問題了,今天白天吃了涼的東西,晚上又喝了酒,才可能又導致闌尾炎犯了,以前也碰到過這種情況,當時醫生就建議我做手術切掉,我這…

在線試讀

第2514章 各有想法

「你離開醫院了?」喬梁皺眉道,「你不是闌尾炎嗎?」
「啊……是啊,我是闌尾炎,不過我這是老問題了,今天白天吃了涼的東西,晚上又喝了酒,才可能又導致闌尾炎犯了,以前也碰到過這種情況,當時醫生就建議我做手術切掉,我這不是怕手術挨刀嘛,就選擇保守治療了,沒想到今晚會再次發病。」張天富笑着解釋,「我剛到了醫院後,感覺疼痛緩解了不少,讓醫生給我開了點葯,估計吃幾天葯應該就好了。」
「哦,這樣啊。」喬梁眯着眼,他不是醫生,不知道闌尾炎這個病具體該怎麼治療,他以往只聽說急性闌尾炎挺嚴重的,這會聽到張天富這麼說,喬梁將信將疑。
喬梁尋思間,就聽張天富關心地問道,「對了,你剛剛被查酒駕的人帶走沒事吧?」
喬梁平淡地說道,「沒事。」
張天富立馬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有事,你是紀律部門的領導,你的身份一亮出來,諒他們也不敢為難你。」
喬梁道,「張總,沒事就先這樣吧。」
張天富道,「好好,那先這樣,喬梁,晚上謝謝你啊,改天你有空了,咱們再約。」
喬梁撇了下嘴,直接將電話掛掉,站在原地沉思了一會,有些後知後覺地感覺今晚的事情有點不對勁,如果說他剛剛他沒想那麼多,但這會到了醫院,得知張天富竟然從醫院離開了,喬梁已然覺察到一些不正常。
打車回到宿舍,喬梁琢磨着今晚的事,越想越覺得反常。
第二天早上,喬梁來到單位,屁股還沒坐熱,就被鄭世東喊了過去。
辦公室里,鄭世東手捧着一杯熱茶,看到喬梁來了,示意着喬梁坐下。
「鄭書記,您找我?」喬梁坐下後問道。
鄭世東點了點頭,他跟喬梁說話也不用掖着藏着,徑直問道,「小喬,你怎麼回事,昨晚酒駕了?」
喬梁一臉無奈地點頭,他就知道鄭世東一大早叫自己過來肯定是因為昨晚酒駕的事。
見喬梁沒有否認,鄭世東咂咂嘴,「小喬,作為咱們紀律部門的人,你這個行為很不應該吶。」
聽到鄭世東這麼說,喬梁的臉色有點陰鬱,昨晚回去後,他是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尤其是將整件事的前後想了一遍後,喬梁發覺這件事太詭異了,他極有可能被人陰了,而張天富這個混蛋同學可能還是幫凶。
「小喬,怎麼不說話?」鄭世東看着喬梁。
「鄭書記,昨晚是事出有因……」喬梁將昨晚的事情跟鄭世東詳細解釋起來。
鄭世東聽喬梁說完,道,「照你這麼說,你這還真有點冤枉啊。」
「可不是嘛,事急從權,我這想着趕緊送人去醫院,一下子也沒顧及那麼多。」喬梁道。
「雖然是事出有因,但還是造成了你酒駕的既定事實。」鄭世東搖了搖頭,又有些慶幸道,「幸虧只是酒駕,沒有達到醉駕標準,不然事情就真麻煩了。」
喬梁輕點着頭,他知道鄭世東說的沒錯,這要是達到醉駕標準,那問題就大了。
想到這裡,喬梁突然很後怕,如果昨晚自己架不住張天富的盛情多喝幾杯……
越想越後怕。
鄭世東這時又道,「小喬,你這事可大可小,我現在就擔心有些人小題大做,拿這事做文章。」
喬梁知道鄭世東的擔憂並不是毫無根據,市裡邊看他不順眼的人多的是,尤其是他現在作為吳惠文手中的一把刀,幫吳惠文整肅體制里的紀律作風問題,得罪的人更多,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看着他倒霉,肯定會有人抓住這事做文章。
鄭世東很快又道,「我待會去吳書記那一趟,這事先跟吳書記通個氣,好讓吳書記心裏有個底。」
鄭世東說這話時,腦海里閃過徐洪剛的身影,其他人他倒是不擔心,就怕徐洪剛拿這事做文章,雖然他不清楚喬梁和徐洪剛的關係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之前徐洪剛已經有幾次針對喬梁的行為,所以鄭世東才會有此擔心。
鄭世東和喬梁聊了一會,問清楚情況後,鄭世東就讓喬梁先回去,自個則是前往吳惠文的辦公室。
鄭世東來到吳惠文辦公室,正在外間小辦公室的吳惠文秘書萬虹看到鄭世東過來,連忙起身道,「鄭書記,您是找吳書記嗎?徐市長現在在裏面,請您稍等一會。」
「徐市長在裏面?」鄭世東目光微閃,心想不會怕什麼來什麼吧?
鄭世東沒有猜錯,徐洪剛大早上過來吳惠文這,正是因為喬梁的事。
而此刻,在吳惠文辦公室內,還沒弄清楚狀況的吳惠文,同樣被搞得措手不及,徐洪剛一大早過來就說喬梁酒駕,要求對喬梁從嚴處分,搞得吳惠文有些發懵,喬梁酒駕這麼大的事,紀律部門那邊竟然沒有及時跟她彙報。
吳惠文愣神的功夫,徐洪剛繼續道,「吳書記,喬梁作為紀律部門的副書記,自己卻酒駕,這種行為是極為惡劣的,典型的知法犯法,要是不從嚴處分的話,恐怕難以服眾。」
聽到徐洪剛的話,吳惠文回過神來,皺眉道,「洪剛同志,你說的喬梁酒駕這個情況,我還不是很了解,回頭等我了解清楚情況,如果屬實,那肯定是要依法依規進行處分的。」
徐洪剛聽了道,「吳書記,這事肯定是確鑿無疑,吳書記難不成覺得我還會在這種事上說謊?」
吳惠文道,「洪剛同志,我沒有那個意思,不過你總要讓我先了解清楚情況不是?再者,喬梁如果真的酒駕,那該有的處分肯定跑不了,倒是洪剛同志,你好像迫不及待想給喬梁處分。」
徐洪剛道,「吳書記,不是我迫不及待想給他處分,而是我擔心紀律部門那邊會包庇徇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回頭如果這事被人曝光了,肯定又會造成嚴重的輿情。」
吳惠文淡然道,「洪剛同志,你的顧慮是多餘的,我覺得你大可以放心,喬梁酒駕一事如果屬實,那肯定會依法依規處理,否則我這關就過不了,呆會我會親自向世東同志了解。」
聽到吳惠文的話,徐洪剛不動聲色地看了吳惠文一眼,道,「吳書記,我看可以將世東同志請過來,現在就當面問一下這事,順便也可以討論一下怎麼處理嘛。」
吳惠文略微有些遲疑,對於徐洪剛如此迫切地想要對這事做出處理,吳惠文心裏隱隱有些不滿,她的想法是呆會再另外找鄭世東私下了解,這樣一來,她也可以有比較大的迴旋餘地,但徐洪剛卻是明擺着要她現在就表態,這往大了說就是沒尊重她這個一把手,吳惠文心裏的不滿可想而知。
吳惠文還沒說話,徐洪剛就擅作主張道,「吳書記,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世東同志過來。」
徐洪剛說完,直接就拿出手機給鄭世東打電話。
吳惠文見狀,臉上閃過一絲慍怒的神色,但她這會卻是沒有阻止,一來是因為徐洪剛這麼做有十足的理由,再者,她也想弄清楚喬梁酒駕到底是怎麼回事。
辦公室外面,正在等候着的鄭世東看到徐洪剛來電,臉上露出意外的神色,險些以為自己看錯了,定睛看了一下,確定是徐洪剛打過來的。
鄭世東疑惑地接起電話,開口道,「徐市長,您找我?」
「世東同志,你現在有空嗎?來吳書記辦公室一趟。」徐洪剛說道。
「我現在就在吳書記辦公室外面。」鄭世東道。
「是嗎?那敢情好,世東同志直接進來嘛。」徐洪剛笑道。
「好。」鄭世東點了點頭。
掛掉電話,鄭世東挑了挑眉頭,推開吳惠文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徐洪剛看到鄭世東進來,笑道,「世東同志來得可真巧,你也是剛好要來找吳書記?」
「嗯。」鄭世東微微點頭。
徐洪剛聽了笑道,「容我猜一猜,世東同志是因為喬梁的事過來的?」
「徐市長現在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了。」鄭世東笑了笑,算是承認了徐洪剛的話,心裏也暗道了一聲果然,徐洪剛給他打電話,就是因為喬梁的事,眼下徐洪剛讓他一起過來,絕對是不安好心。
「世東同志,吳書記想了解喬梁昨晚酒駕的事,這事應該屬實吧?」徐洪剛笑問道。
「是有這麼一回事,我過來就是要跟吳書記彙報這事的。」鄭世東點頭道。
見鄭世東沒有否認,徐洪剛轉頭看向吳惠文,「吳書記,你看這事確鑿無疑吧?喬梁作為紀律部門的幹部,自己卻干出酒駕的事,這是影響極為惡劣的事,要是不從嚴處分,絕對難以服眾,對於咱們市裡當前正在推進的紀律作風整頓工作來說,更是一個笑話。」
聽到徐洪剛這麼說,鄭世東趕緊道,「吳書記,喬梁酒駕是沒錯,但這事卻是事出有因,喬梁昨晚是為了送急症病人去醫院,這才事急從權,不得已才酒駕。」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