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喬梁李有為(陳浩章梅)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喬梁李有為)完結版在線閱讀

喬梁李有為(陳浩章梅)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喬梁李有為)完結版在線閱讀 第2513章 於事無補 試讀

2022-10-18 11:00 作者:做局
  • 陳浩章梅 陳浩章梅

    玄幻《陳浩章梅》,講述主角喬梁李有為的愛恨糾葛,作者「做局」傾心編著中,本站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窗帘拉得很緊,一絲光亮也透不進,中央空調的涼氣發出輕微的絲絲聲,落地燈的光線溫馨而柔和,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喬梁穿着睡衣靠在寬大柔軟的床頭,兩手交叉放在小腹部,像欣賞獵物一樣看着從浴室走出的葉心儀。這個平日冷艷高傲的漂亮少婦,此刻卻低眉順眼,穿着粉色的浴衣,還未完全吹乾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少婦浴...

    點擊閱讀《陳浩章梅》全文

章節介紹

喬梁李有為小說《陳浩章梅》是最近的爆款書籍,簡述了女主發生的精彩故事,現已更新最新章節,歡迎閱讀:車子剛開出去一小段,喬梁就發現前邊略微有些擁堵,仔細一看,是警方的人設卡在查什麼,喬梁心說這不是耽誤事嘛,后座上的張天富這會正痛地嗷嗷叫,看來這闌尾炎的癥狀還挺厲害。車子跟着前車往前開,等靠近了一點,喬…

在線試讀

第2513章 於事無補

車子剛開出去一小段,喬梁就發現前邊略微有些擁堵,仔細一看,是警方的人設卡在查什麼,喬梁心說這不是耽誤事嘛,后座上的張天富這會正痛地嗷嗷叫,看來這闌尾炎的癥狀還挺厲害。
車子跟着前車往前開,等靠近了一點,喬梁才知道原來在查酒駕,起先沒在意的喬梁倏地一驚,靠,他今晚好像喝酒了!
不對,不是好像,而是確實,自己確實喝了一杯白酒。
特么的,這要是被逮住,可就解釋不清楚了。
喬梁心裏的念頭一閃而過,前車已經開走,兩名警員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往前開。
喬梁遲疑了一下,這時,前面兩名警員已經走了過來,敲着駕駛座的車窗。
喬梁按下車窗,一名警員也不多廢話,直截了當的將酒精測試儀伸到喬梁面前,那意思是讓喬梁吹氣。
「同志,我這個……」喬梁撓了撓頭,想着該怎麼解釋,他這一張口,對方立刻就聞到了喬梁身上淡淡的酒味,臉一下綳了起來,將測試儀舉起來,板著臉道,「吹氣。」
喬梁咂咂嘴,「同志,我這個是特殊情況,後邊有病人,我急着送他去醫院。」
警員呵斥道,「讓你吹氣就吹氣,哪來那麼多廢話。」
喬梁皺着眉頭,想將自己身份報出來,想了想又覺得不大合適,對方再次道,「快點,別磨蹭。」
喬梁皺眉道,「我這車后座有病人呢,真的是着急送醫院。」
警員道,「有病人跟你測酒精有什麼關係?你想趕緊送病人去醫院就抓緊配合。」
喬梁眉頭微蹙,只好對着測試儀吹了口氣,只聽那測試儀『滴滴』響了兩聲,喬梁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檢測出酒精了。
那名警員看了看檢測儀上的數值,呵了一聲,「一看就知道你飲酒駕車,還找各種借口想要逃避。」
喬梁無奈道,「我這確實是特殊情況,急着要送病人去醫院。」
對方冷聲道,「不用解釋那麼多,不管什麼原因,都不是你酒駕的理由,你自個看看數值,酒精含量70mg\\\\/100ml,你這已經是屬於飲酒駕駛,把你駕駛證拿出來。」
喬梁晚上喝了一杯酒,酒駕是肯定的,好在聽完對方的話後,喬梁忍不住鬆了口氣,幸好沒達到醉駕標準。
「你先下車。」對方又沖喬梁喊道。
喬梁心知這會也不好過多解釋,只能道,「同志,車上還有病人,那你們先幫忙派個人把人送到醫院去。」
對方聽到喬梁的話,朝后座瞅了瞅,也沒過分刁難,點頭道,「我們會安排人送去醫院,你留下來配合我們調查。」
「行。」喬梁點頭道,此時的他還惦記着車上的張天富,朝張天富說道,「張總,你先忍一忍,警局這邊會另外安排人送你去醫院。」
「好……好。」張天富依舊是做出一副痛苦的樣子。
警局的人很快安排人送張天富去醫院,喬梁留下來配合檢查登記,因為他這只是屬於酒後架勢,並沒有達到醉駕標準,按規定也只是扣分罰款,並且扣留一定期限的駕駛證,不過在查詢工作單位和身份信息時,那名警員一聽喬梁是紀律部門的,登時愣住,不太確定地重複問了一遍,「你是市紀律部門的?」
喬梁淡淡點頭,「沒錯。」
對方聽了,旋即又問道,「什麼職務?」
喬梁看了看對方,淡然道,「紀律部門副書記,喬梁。」
這……
詢問登記的警員呆了呆,同邊上的同事對視了一眼,兩人顯然都有點被喬梁的身份驚住了,一時忘了再問話。
喬梁這會報出了身份信息,心裏也是無奈得緊,他作為公職人員,對相關的規定是十分清楚的,如果是在私企工作,像飲酒駕駛這樣的行為不一定會報送單位,但若是公職人員的話,不僅會報送給單位,還會通知紀律部門,而他作為紀律部門的副書記,反倒有點明知故犯的意思。
兩名警員很快就有一人走出去打電話確認喬梁的身份,約莫過了幾分鐘,對方就走了回來,朝另一名同事點了點頭,那意思是喬梁的身份是真的。
而那名警員在確認喬梁的身份時,明顯是得到了什麼指示,這會沖喬梁討好道,「喬書記,您先回去吧。」
喬梁瞅了對方一眼,「那今晚這事……」
說話的人笑着眨了下眼睛,「喬書記,今晚啥事也沒發生啊。」
喬梁聽到對方的話,多看了對方几眼,心想這人倒是挺會來事,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方得到了什麼指示,又或者是對方知道了他的身份後,主動想要討好他。
這一剎那,喬梁倒是挺心動,酒駕終歸是影響很不好的事,今晚這事要是能當做啥也沒發生,喬梁無疑是樂見其成的。
見喬梁沒說話,對方又道,「喬書記,您儘管回去,我們會把事情處理好的,您放心。」
「行,那就麻煩你們了。」喬梁下意識地站起身。
準備離開時,喬梁突地站住,莫名覺得有些不妥,他這一走了之看似沒事了,回頭會不會被人揪出這事來做文章?
想到這一點,喬梁轉頭盯着對方,說話的那名警員被喬梁看得有些納悶,疑惑道,「喬書記,怎麼了?」
喬梁重新坐了下來,道,「我身為紀律部門的幹部,不能知法犯法,今晚的事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你們也不用徇私。」
「喬書記,這……」對方愣愣地看着喬梁,顯然沒想到喬梁會這麼說。
「抓緊時間處理吧,我還有其他事。」喬梁看着對方淡淡道,「我這只是酒駕,不用拘留吧?」
「不用不用,喬書記您沒達到醉駕標準。」對方連忙道。
「嗯,那你們就抓緊處理。」喬梁說道。
對方遲疑了一下,見喬梁這麼說,也就按規定重新登記了起來,又道,「喬書記,因為您呼氣檢測沒達到醉駕標準,所以不需要再進行血液採樣,我們就依照法律規定直接按酒駕處罰,對您處以1500的罰款,並且記12分,暫扣6個月的駕駛證,喬書記您要是覺得沒問題,就請簽字確認。」
喬梁呵呵笑道,「你們既然是按法律規定處理,那我還能說啥?難不成我還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對方陪着笑臉道,「喬書記您是當事人,總歸是要經過您的確認。」
喬梁點了點頭,準備簽字確認的瞬間,突然道,「酒駕的原因要寫進去,剛剛你們也看到了,我是急着送人去醫院,不然本來我是沒開車的。」
聽到喬梁這麼說,對方很是配合地笑道,「好,那我把這個原因寫進去。」
喬梁心知這個原因無論寫不寫,都無法否定他已經構成酒駕的既定事實,但他潛意識裡覺得必須把原因寫清楚,而且在場的兩名警員也是見證者。
耽擱了小半個小時,喬梁總算是配合做完處理,那兩名警員也客客氣氣地送喬梁離開,目視着喬梁打車離去,其中一人道,「這位喬書記看着很正派呀,剛剛他完全可以直接走人,沒想到竟然規規矩矩地配合咱們處理。」
「看着是挺正派的。」另一人贊同的點點頭,又道,「剛才我打電話跟上面確認這位喬書記的身份,上頭的領導已經暗示把這事壓下了,沒想到喬書記自個倒是不樂意,非得要秉公處理,還真是活久見了。」
一開始說話的人道,「說明這個喬書記可能真的是個很正直的幹部。」
另一人道,「誰知道呢,這些領導心裏的彎彎繞繞比誰都多,咱們哪裡懂得他們的心思。」
男子話音剛落,電話響了起來,一看來電號碼,男子連忙沖同伴比了個噤聲的手勢,道,「領導來電了。」
說完話,男子就接起了電話,對面的人不知道問什麼,男子立刻答道,「袁局,我已經照您的吩咐做了,不過喬書記非要堅持秉公處理,我也只能按他的意思來。」
「是嗎?」對面的人有些意外。
「沒錯,本來我都請喬書記先離開了,但他卻是說要按規定處理。」男子肯定地說道。
「好,我知道了。」對面那位袁局說完就掛了電話。
男子收起手機,砸吧了下嘴,臉色隱隱有些怪異,他總感覺今晚的事有點古怪,因為他們來這個路段查酒駕是臨時的安排,不過這也只是他心裏瞎猜的,男子也沒跟旁邊的同伴多說什麼。
另一頭,喬梁離開後就打車來到市第一醫院,張天富畢竟是他的同學,喬梁雖然不待見對方,但碰到對方突發疾病,喬梁最起碼的關心總歸是要有的。
來到醫院急診科,喬梁看了一圈沒看到張天富,拿起手機給張天富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喬梁問道,「張總,你在哪呢?我現在在第一醫院急診科,沒看到你啊。」
「啊?」張天富驚訝道,「喬梁,你去醫院了啊?我剛從醫院出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