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兔淼淼

標籤: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白鈺 聶凌宇 都市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是作者「 「兔淼淼」」的傾心著作,白鈺聶凌宇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新書《【快穿】病嬌男神,獨寵我》求收藏 他美艷,他禍水,他天下無雙…… 他是天下人爭搶的目標,沒有人可以抵禦他的誘惑,也沒有人會不愛上他。 為了拯救被反派們崩壞了的世界,白鈺穿梭在各個位面,只為讓反派們感受到這世間的溫暖,樂不思蜀,沉溺其中。 霸道總裁:再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腹黑竹馬:...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紅色的血瞬間濺了白鈺一身。
白鈺都沒有看清楚四皇子是怎麼死的,就感覺自己的眼睛被一雙溫暖的手給蒙住了。
「我來。」
墨亦寒的臉色鐵青,他用手抓住白鈺的手,想要從他的手中把那劍給拿過來。
墨亦寒從來沒有想過,有自己在白鈺的身邊,居然需要逼到他親自去殺人!
這個該死的四皇子!真是死一萬次都不夠!
在墨亦寒的心裏,白鈺的那雙手是用來彈琴作畫,擺花弄草的。
他一直覺得白鈺美好的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仙子。又脆弱的像是隨意都能折斷的柳枝。
這樣的白鈺,怎麼能讓他沾染上血腥?
「別怕。」
明明是白鈺結果了四皇子的命,他居然在白鈺的耳邊說出這兩個字。
甚至還用手捂住了白鈺的眼睛。
不想要讓他看見那一具令人作嘔的屍體。
白鈺翹起嘴角笑了出來。
他伸出手抓住墨亦寒蒙住自己眼睛的手,然後拉開。
「亦寒,你太小瞧我了。我怎麼會害怕?」
白鈺沒有把手中的劍交給墨亦寒,而是親自握住,然後將劍捅的更深了一些,直到確定四皇子死的透透的,才將劍從他的身體裏面抽了出來。
在這深宮之中,不殺人就會被殺。
雖然白鈺不想殺人,但是都被人逼到這份上了,他不可能什麼都不做的。
白鈺輕描淡寫的將劍丟在地上,看上去並不像剛剛做了什麼震撼人心的大事。
但是,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現場所有的侍衛,宮人,太監,全部低下頭,就連看都不敢看一眼白鈺。
一直以來,大家都以為白鈺是一個可以隨意揉捏的軟包子。
卻沒有想到,有一天這個軟包子竟然一劍將四皇子給殺了!
白鈺真的像他表現的那麼人畜無害嗎?
怕是他隱藏的太深,讓所有人都看走了眼。
這一認知,讓在場的各位全部感覺頭皮發麻。
四皇子的那些侍衛眼睛眥裂,恨不得將白鈺給手刃當場,但是他們根本就連一絲力氣都使不出來。
別說給四皇子報仇了,他們就連動一下都做不到。
白鈺也沒有去管他們,而是走向一個椅子坐下。
他讓宮人給他倒了一杯茶。
周圍的人恐懼到就連呼吸聲都不敢發出來,這裡安靜的像是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夠聽到。
白鈺將茶杯端起,默默的喝了一口。
就在這個時候,只看見皇帝陛下,親自帶着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白鈺知道,自己等的人,到了。

看着四皇子倒在地上的屍體,皇帝簡直要氣到暈過去。
四皇子母妃整個人都趴在地上,哭到崩潰。
「我的兒啊!」
她紅着一雙眼睛,發狠的看向白鈺。
「皇上,你殺了他,你要給丞妾做主啊!」
而白鈺的母后皇后娘娘也整個人都嚇傻了。
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她連忙跑到皇帝的面前跪下來,「皇上,鈺兒他不是故意的!求您放過他。」
可皇上怎麼可能放過白鈺?
他感覺自己的心肝五臟全部都像被針扎一樣疼。
白鈺殺了小四!
那是他最愛的兒子啊!
「你這個孽障,你怎麼敢?」
說著,皇帝猛地伸出手指向白鈺「給我把他抓起來!」
皇后嚇的渾身都在發抖,她乾脆用力的抱住皇帝的腳,重複着剛剛的話語,「鈺兒他不是故意的,皇上,您放過他」
「他還要怎麼故意?他殺了小四!」
皇帝已經要氣瘋了,他簡直沒有一點理智可言。
就在這個時候,白鈺居然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皇帝用看一個瘋子的眼神看着白鈺。
早知道白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他就應該把他掐死在襁褓里。
白鈺對着皇后說道
「母后,您不用為我求情,我就是故意的!」
聽見白鈺的話,墨亦寒的眉頭皺了來。
根據剛剛的情況,他知道白鈺肯定有什麼殺手鐧。
但是他還是不勉為白鈺擔心。
似乎是發現了墨亦寒的擔憂,白鈺居然從他自己寬大的袖子下面,悄悄伸手捏了捏他的手心。
墨亦寒一怔,抬起頭看向白鈺,就看見白鈺朝着自己眨了一下眼睛,示意自己不用擔心。
手上的觸感轉瞬即逝,白鈺已經將手指拿走,抬起腳走向皇后。
可墨亦寒還是感覺自己的手心一片滾燙。
他有些痴纏的看着白鈺的背影。
只感覺自己的心都在為他而跳。
這裡這麼多人,卻只有他們兩個相互偎依。
這些年來,墨亦寒一直在背地裡苦練武功,就連白鈺都不知道。
雖然不能殺死在場這麼多侍衛,但是把白鈺帶走他還是可以做到的。
墨亦寒的眼睛裏全部都是警惕,他隨時做好準備將白鈺帶走。
白鈺也走了過去,將皇后從地上扶了起來。
然後轉頭看向皇帝。
「四弟是我故意殺的。
可是父皇,你都沒有弄清楚原委呢,就要把我抓起來,不覺得太不公平了嗎?
四弟是您的兒子,難道我就不是嗎?
四皇子夜闖太子寢宮,想要殺了我。
我殺了他,這不是應該的嗎?
一個皇子竟然大逆不道,想要殺了太子。他這是在做什麼啊?
以下犯上?
按照本朝的律法,他這樣的舉動,是不是該殺?」
說著白鈺還指向了那一群四皇子帶過來的親衛身上。
這些親衛每一個都有帶着刀劍。
他們如此猖狂,白鈺反擊本就是人之常情。
可是皇帝才不管那麼多。
「別廢話,把他給朕抓起來!」
眼看着那些侍衛朝着自己跑來,白鈺一下子笑了出來,他對皇后道
「母后,您看清了嗎?皇上愛的哪裡是我們啊。不用再求他。」
皇后都要急瘋了,現在哪裡是管皇上愛不愛他們的時候啊!
「鈺兒,你和你父王道個歉,好好認錯啊!」
白鈺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有什麼錯?沒關係的母后,不用害怕!」
眼看着那群侍衛全部圍了歸來,白鈺依舊還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四皇子的母妃用陰狠的眼神看着白鈺,眼神里像是啐了毒。
她恨不得將白鈺大卸八塊。
腦子裡全部都是怎麼樣弄死白鈺的場景。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剛剛那些生龍活虎的侍衛卻和之前四皇子帶過來的那群人一樣,一個一個的跪在了地上。
不僅僅是侍衛,連皇帝也無法控制的跪了下來,身體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完全就是動彈不得。
一時間所有人的心裏警鈴大作。
皇帝這個時候,才忽然發現問題所在。
他剛剛帶着人過來的時候,就發現有些不對勁,只不過他那個時候被悲痛掩埋,沒有察覺出。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侍衛,和四皇子的侍衛一樣,都跪在原地。
他那時,竟然還以為是那些侍衛自知失職,才跪在地上。
原來白鈺早就已經控制了四皇子的那些侍衛。
「白鈺,你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只不過給宮裡的每一個人都下了毒罷了。」
白鈺走向他之前喝茶的地方,又將那茶盞端了起來,輕輕的喝了一口。
「父皇,你知道為什麼我喜歡種花嗎?」
這些年來,白鈺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擺花弄草。
他總是在宮裏面種下很多花。
那些花形態各異,花色也不盡相同。
但是卻都有一個特點,這些話全部花香濃郁。
所有人都以為白鈺不堪重用,不注重國事,一天到晚只知道玩弄花草。
卻沒有人知道,早在那個時候,白鈺就已經在布局了。
他在皇宮的每一個角落種下了花,讓花的味道可以飄到每一個人都能聞到的地方。
皇帝聽着白鈺的話,臉色已經變了。
「你種的花有毒。」
白鈺搖了搖頭,「沒有毒哦。」
這個時候,皇帝又聞到白鈺的屋子裡有一陣淡淡的檀香味。
「還是,你屋裡燃的香有毒!」
「也不是。
我屋子裡的香,本就是宮裡的,在您的監視下,我不可能在這些東西裏面動手腳。」
白鈺說的話,皇帝自是清楚。
為了監視白鈺,他做的每一件事去,用的每一樣東西,他全部了如指掌。
而且白鈺種的花,也受過宮廷的檢驗。
可是,怎麼會?
白鈺勾起嘴角笑了出來。
「花沒有毒,香也沒有毒。」
「可是沒有人知道,這兩種東西加起來
「就是天下奇毒!」
隨着白鈺的最後一句話說完,只看見皇帝的嘴角處往下流出血來。
那宛如刀絞般的痛苦,讓皇帝連聲都發不出來。
他瞪大着雙眼,一動不動的看着白鈺,彷彿想要親自殺死這個逆子。
可是他已經什麼都做不到了
手指慢慢垂下。
白鈺走到他的面前,親自用手將他的眼睛合起。
「父皇,你也活夠了,該讓位了。」
只看見剛剛那個還叫囂着要把白鈺抓起來的皇帝,整個人轟然到底。
一時間,屋子裡鴉雀無聲。
此刻,所有人的心裏都充滿了恐懼。
他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白鈺的手段太過狠毒。
他竟然給皇宮裡的每一個人都下了毒。
誰也沒有想到,那個看上去可以隨意拿捏的太子,才是眾皇子裏面最狠的人。
這哪裡是那個誰都可以欺負的小白兔?
他分明是最可怕的凶獸!
小迷糊看着白鈺的樣子,狠狠鬆了一口氣。
[宿主實在太厲害了,我都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下的毒。還布了這麼大的局。我都要嚇死了。
宿主,剛剛殺人的時候害怕嗎?]
白鈺也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當然害怕了。
可是
「沒辦法啊,為母則剛。」
[什麼鬼啊,你算是什麼母?]
白鈺忍不住笑了出來,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墨亦寒的身邊,主動牽住了他的手。
嘴角牽起一個溫柔的笑。
他剛遇到墨亦寒的時候,墨亦寒還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他那麼小。
自己可不就充當了他母親的角色嗎?
白鈺在心裏對着小迷糊說道
「這小子那麼脆弱。
我答應過,要保護好他的
自然要早做籌謀。」
小迷糊無語的聽着白鈺的話,又看了一眼比白鈺還高出一個頭的墨亦寒。
小迷糊
你確定他脆弱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