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做的最叛逆的事
做的最叛逆的事

做的最叛逆的事招財進寶

標籤: 做的最叛逆的事 宋蘊蘊 都市 霍勛
小說《做的最叛逆的事》,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宋蘊蘊霍勛,也是實力派作者「招財進寶」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從出生到現在,宋蘊蘊的人生從來都不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如今就連婚姻,都要聽從父親的命令。宋家經營着一家小公司,可是就在最近背上了巨額的債務,正面臨著破產的危機。她那精明的父親想出了一個損人利己的方法,那就是讓宋蘊蘊嫁給豪門公子哥江曜景……...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然後呢?」江曜景問。
「挺好的女孩子啊……」
江曜景停住腳步轉身看着沈之謙,「你是怎麼判定她是好人的?」
「我不讓她接觸陳越,她就一直守在病房外,晚上就睡那個長椅上,我看她挺真誠的,就讓她進病房看了陳越,結果,她就不走了,一邊照顧陳越日常,還跟護工學習按摩。」
沈之謙感慨說,「陳越的命還不錯,他都這樣了,這女孩還願意照顧他。」
「你的眼睛好使么?」
江曜景毫不留情的諷刺了他。
沈之謙問,「她不是好人嗎?」
緊接着試探性,「你認識她?」
江曜景可不是認識嘛!
也不是說顧愛琳不好。
之前的印象確實不怎麼滴。
不過很快江曜景就記起一個事情。
上次從M國回來的時候,陳越從來不遲到的,那天卻遲到了。
大概就是和顧愛琳在一起吧?
不然顧愛琳也不會從M國回來,專門照顧陳越。
「那我把她趕走?」沈之謙確實對顧愛琳不了解。
江曜景淡淡的說,「隨她吧。」
「說說你吧。」
「我?」沈之謙覺得說出來丟人。
可是有些事情,他確實需要一個人傾訴。
他應該怎麼處理。
「梁悠悠出軌……」
沈之謙難以啟齒,又沒有別的人能給自己出主意,只能說給江曜景聽,「沒有假,我捉姦在床。」
雖然不喜歡梁悠悠。
但是梁悠悠確實有他妻子的頭銜。
他心裏也是膈應又覺得丟臉。
被戴綠帽子,那是對男人尊嚴上的羞辱。
江曜景皺眉。
但是對沈之謙並沒有同情。
路是他自己選的。
當初不喜歡梁悠悠還是結了這個婚。
以後會出事,預料之內的事情。
「你準備怎麼辦?」
「我想離婚,但是,梁家不同意,你也知道,這本來就是我媽逼我的,給我下套,不然當初我也不會這麼輕易答應結婚……」
「行了。」江曜景沒時間聽,看着他,有種老父親看兒子的語重心長,「之謙,你也該獨立了,誰阻撓你,你就攻破誰,再不行,就直接拿下,你歷練的時間也不短了,拿出你的魄力了。」
沈之謙似乎聽明白了,又似乎沒明白。
「都到這個地步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說完江曜景離開醫院。
沈之謙卻陷入沉思。
其實說到底,就是梁家。
他當初娶梁悠悠,就是他母親看上樑家的家世。
確實,兩家聯姻,他得了好處。
江曜景的意思,是讓他拿下樑家?
好像是這個道理!
他知道該怎麼做了。
……
第二天。
宋蘊蘊醒來,映入眼帘是一張稚嫩的臉蛋,和江曜景有七十分相似。
她伸手摸了摸雙雙的臉頰。
雙雙忽地跑出去。
很快江曜景走進來。
她昨天睡的沉,都不知道江曜景幾點回來的。
但是當看到他眼下的青烏青,立刻知道他應該是昨晚沒睡。
這幾天他都沒有好好休息。
臉上有淡淡的倦怠之色。
她起身,「你睡一會兒吧。」
江曜景走到床邊坐下,拿着她的手放在掌心,說道「霍勛已經聯繫到國際上,最好的私人偵探,我需要儘快過去和對方見面,我安排了保鏢,保護你們,我會快一點處理好那邊的事情。」
宋蘊蘊理解,他來回奔波,知道他的辛苦。
不由得生出幾分心疼。
她只自顧着自己悲傷,江曜景是父親。
他也心痛的吧?
她抬手手,覆上他的臉頰。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